【云早报】云计算下半场:精耕细作降本增效,aPaaS提供了一种路径

2021-09-24

云协横幅.png

疫情刺激了全球云服务市场的蓬勃发展,相比国外SaaS占主流的云服务模式,国内云计算行业却是IaaS模式市占比最高。
如果说,中国云计算的上半场,是粗放式野蛮增长的过程,那么云计算的下半场将是精耕细作、降本增效的发展路径。
如何精耕细作、降本增效?“要什么给什么,乐高拼一拼就解决问题的那种最好,别让我自己搞……”
aPaaS 作为 PaaS(平台即服务)的一种子形式,随着底层架构模型的完善、应用模板的丰富度提升,aPaaS(低代码将赋予SaaS应用更多能力这也不失为SaaS化的一种过渡。

Gartner:2020年中国公有云增速超60%,但PaaS、SaaS低于均值

4月下旬,Gartner发布了一份2020年公有云IaaS的市场数据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IaaS市场同比增长40.7%。与此同时市场进一步向头部厂商集中,亚马逊、微软和阿里云排名全球前三。相比世界,中国公有云IaaS的增长更是达到了62.1%。
如今,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公有云市场,Gartner预测2021年中国IaaS还将保持50%的高增长速率但是国内PaaS和SaaS的用量和增长率还低于国际市场平均水平

以国外云计算发展路径来看,随着政府、传统企业、中小企业等对于不同类型的PaaS和SaaS服务应用需求的增长,无论中国还是世界,软件即服务(SaaS)仍然是云计算最大的细分市场。

图表:全球公有云服务终端用户支出预测(单位:百万美元)


aPaaS应用程序平台即服务

关于aPaaS(应用程序平台即服务)Gartner对其所下的定义是:“这是基于PaaS(平台即服务)的一种解决方案,支持应用程序在云端的开发、部署和运行,提供软件开发中的基础工具给用户,包括数据对象、权限管理、用户界面等。”
所以aPaaS包含在PaaS中,能够提供快速开发的环境,用户在几个小时内就能完成应用的开发、测试、部署,并能够随时调整或更新低代码或零代码,非技术人员就能完成应用开发,是其重要特征。
对比来看,aPaaS和PaaS都可以完成软件的开发和部署,都支持云端访问。而两者的差异主要体现在用户人群和使用环境不一样。
PaaS包含所有平台级别的服务,需要技术人员在本地完成应用程序的开发和数据提供,然后部署到PaaS平台上,再分发给用户使用。

aPaaS模式下,非技术人员可以直接在云端完成应用程序的搭建、部署、使用、更新和管理。

可以看出来,PaaS是比较灵活的,因为可以完全按需开发,但是缺点是人力成本较高,因为你要招募程序员去完成这个开发过程,另外,如果涉及到需求的调整,还会涉及到二次开发。不管是人力成本和时间都不是一般企业能够承受的。

aPaaS的优点是快、成本低,非技术人员就可以开发一套商业软件,在开发过程中可见即可得,方面随时调整。例如,国内的aPaaS平台明道云,一个销售总监能够在2个小时内搭建一套完整的销售CRM管理系统。
这就引出了我们今天的主题:精耕细作、降本增效,aPaaS提供了一种路径。

aPaaS平台的重要特征:低代码或零代码,非技术人员就能完成应用开发,aPaaS的快速发展期是在2016年左右,至今已有近百家厂商进入这个领域。中国市场代表厂商有简道云、明道云、氚云和伙伴云等。

根据艾瑞咨询2021年低代码行业报告显示,2016年开始低代码概念开始从国内逐渐兴起,当年低代码相关产品投融资事件达10起,至2020年中国低代码市场共有59起投融资事件,其中亿元以上融资有13起。2016年开始低代码投融资笔数整体呈上升趋势,亿元以上融资维持在每年2-3笔。从融资轮次上看,2020年C轮以前融资占比78.6%,相比2016年上升了28.6个百分点,说明低代码市场整体处于发展初期,初创企业多,增长速度快。投融资结构上看,初创企业的投融资热度提升,成为企业投资重点。

介绍低代码的四种商业模式
第一种商业模式为低代码平台厂商直接面向企业客户针对企业客户的不同需求提供产品和服务,企业的通用性需求可以通过提供低代码平台产品给企业端专业研发人员或业务人员自行开发,当通用模块无法满足企业特定需求时,可以通过低代码平台厂商进行定制化解决方案沟通,通过产品+实施服务满足企业需求,代表厂商有金蝶、用友、轻流、明道云、容联七陌等厂商。


第二种商业模式为低代码平台厂商间接面向企业客户,针对相对通用的场景直接提供低代码产品或少量服务给客户,而企业端定制化需求部分交于ISV、咨询公司等第三方合作伙伴实施,通常签订合同包含产品和服务部分,服务费用占比随着需求端场景复杂度而提升,低代码平台厂商赚取产品费用,第三方集成商赚取服务实施费用。

该种商业模式对于低代码厂商来说更为轻量化,对团队服务人员水平和人员成本均有所降低,厂商可专注于产品模块开发和集成优化,适合低代码行业初创类厂商,典型厂商代表如奥哲、简道云、宜搭等。


第三种商业模式为低代码平台厂商面向软件开发商或者具备一定开发能力的专业人员该类厂商更多提供前端或后端开发服务所需要的框架、插件、控件、组件等工具,利用云原生、微服务架构、DevOps等理念帮助软件开发厂商提升开发效率。有的平台甚至可以实现零代码自动化开发、运维等,大大减少了专业开发人员对于代码的编写。降低高级版开发工程师的使用,节约了开发成本。代表厂商有飞算科技、元年云等。


第四种商业模式为低代码平台生态模式该种模式中低代码平台厂商不直接提供产品给客户,而是进行使用授权,赚取授权费用。此外,平台上有SaaS企业、专业开发者、软件开发商、ISV等众多合作伙伴,平台厂商只需要指定开发标准和交易规则即可。该种商业模式对于低代码厂商要求较高,具备平台和生态思维,能够将众多合作伙伴集结起来,具有商业模式轻盈,话语权高,易产生规模效应等众多优势。前低代码尚处于发展早期,该商业模式仍不成熟,但不乏厂商开始进行转型尝试,或将成为未来主流商业模式之一。


相比全球低代码渗透率达到三分之一中国整体应用渗透率仍然较低,约在5%左右。随着低代码的核心价值被企业客户感知,叠加渠道方的全方位宣传,软件开发的形式一定会产生质的变化,行业的需求生态也会随之丰富。总体来说,近年来零代码、低代码行业发展迅速,国内APaaS创业厂商如明道云、伙伴云、轻流、黑帕云等。


阅读 4
分享